定陶驿东北方向八九里处便是定陶城。bnshuwu.comhttps://www.siluke.la

  作为齐郡的门户重镇,定陶城虽不大,但城高墙厚。

  城墙之上,三个人背手而立。

  “烧了。”其中一人道。

  “火势极大,他们做得很不错。”另一人道。

  “有些古怪,火点太多,一下子从好几个方向都燃起……这太古怪了,比如草场那边,并没有安排人手,为何也会起火?”第三人道。

  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好一会儿之后,第一人道:“无妨,看来与我们想到一处的不只我们一家……那样最好,两件事情,一件是接着去下一处义仓,二件是找到我们的同行,争取将纵火之罪嫁在他的头上。”

  另两人嘎嘎笑了起来。

  他们再望向定陶城外,看着那火焰冲天的地方,良久之后,第三人叹了声:“虽是如此,还是有些可惜了。”

  “有何可惜,再不烧掉,就遮掩不住了,能储百万石粮的义仓,这些年入库账簿上是八十二万石,但实际上仅余二十万石不足,要怪,只能怪你们太过心狠。”第三人道。

  “说起来你没有从中获取好处一般!”第二人冷笑:“若以贪论,咱们谁都不弱于谁。”

  第一人摇了摇头:“我可惜的是还有近二十万石没有运出,如今化为焦土……若不是朝廷要自齐郡调粮,我们完全可以缓缓将缺额补足,神不知鬼不觉!”

  “犬戎人肆虐燕赵,朝廷自然要从齐郡调粮,不过现在齐郡自己也没有粮了……朝廷自别处想办法吧。”第二人嘲笑道。

  “听闻羽林中郎将杨夷在马邑与犬戎战,因为兵力不足,初战失利了。”第三人叹了口气。

  “失利就好,失利的话,犬戎急切之间便平定不了,燕赵今夏无粮可收,粮价必然飞涨,你我等又可以大赚上一笔,或许还可以乘机收得不少田地。”

  三人再度笑了起来。

  他们走下城时,脸色已经恢复肃穆,行到路边,看到一个穿紫衣的光头异族捧钵经过,都是恭敬地行礼,然后掏出钱来,放入那异族浮图僧的钵中。

  “鸠摩什师,城外义仓突发大火,不可收拾,我恐火灾蔓延,还请鸠摩什师为定陶百姓诵经,消灾乞福。”

  曾在咸阳城外与赵和等人有一面之缘的天竺浮图教僧鸠摩什扫视这三人一眼,然后缓缓点头:“既是如此,理当如此。”

  他顾不得地下肮脏,盘膝坐下,将钵放在膝边,然后开始低声吟诵经文。那三人虔诚地跪在他身前,合掌跟着他念诵。

  越来越多的定陶人都站在旁边,合掌诵经,念诵之声也因此越来越响。就在定陶城中百姓齐声诵经之时,在城外,那烈火腾腾的义仓边,十余骑上,身着各种服饰的骑客冷冷看着冲天的火焰。

  “情形如何?”一人道。

  “已经有人向定陶驿求救去了,程家的那个小儿在,以程家之名,他定然会说动军队出来救火。依我估计,驿馆之外还留下两三百官兵护卫就是极限。”

  “如此甚好,我们回头!”当中的那人说道。

  他们拨转马头,立刻奔离火场,奔了几步,有一人忽然道:“火势不对,我们没有烧义仓那边,我们只烧了草场,可义仓那几乎同时起火。”

  “是有人也在放火,不过无所谓,火势越大,那么护军来得也就越多。”中间那人道。

  “我有些担心……”

  “有什么好担心的,做完这一票,咱们手头上分得金银,足够让我们下半辈子逍遥自在,到时腰缠十万贯,乘马渡江去吴郡,呵呵,那才是人过的日子!”又一人道。

  “这种事情做出来,恐怕官府穷追不舍,就怕咱们拿到了钱,却脱不了身!”那个有些担心的人道。

  “放心,放心,若是做成了,官府自己才会焦头烂额,你这厮这么胆小,现今可以退出啊,少你一个,少个人分钱,那更好!”

  “蠢货,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既然还有别人纵火,何不将此事嫁在他们身上?”那个担忧之人道:“若能如此,咱们脱身不就更容易一些了?”

  他们谈话声随着马匹越奔越快而停了下来,只留下一路扬尘,绕过主路,向着定陶驿而去。

  定陶驿中,程慈看到那冲天的火光,面上已经毫无血色。

  他冲出房间,狂奔出驿馆,但转身又回来,在马棚里胡乱抢了匹马。

  不过当他骑上马后,却没有继续往外冲,而是又下了马,又往驿馆里跑。

  萧由、赵和还有李果走了出来。

  程慈知道这三人中,李果虽然是这支护军的中郎,名义上的最高军事指挥,但实际上出谋划策的是萧由这位临淄王相。

  所以他毫不犹豫,跪倒在萧由的面前。

  “萧国相,救火,求你快派人救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帝国星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炼巅峰只为原作者圣者晨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者晨雷并收藏帝国星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