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和微微闭上眼睛,任胯下战马带着自己继续前行。gfshuwu.com

  他心中既急且怒。

  这不仅是因为齐郡历城仓的粮食关系到不知多少人性命的问题,也是关系到他自己对自己的自信问题。

  他原本以为,自己跟随五位博学的老人学了那么长时间,又在咸阳经过一番历练,还得到了一本《罗织经》,已经有足够的能力与天下英雄扳扳手腕。

  但没有想到的是,在历城这里,一个多年的老官僚,一个野心勃勃的豪商,再加一个不知所谓的番僧,联起手来竟然给他挖下这么大的一个坑。

  虽然这一切并非他的责任,但他暗中肩负天子嬴吉与大将军曹猛的双重命令来此,这件事情从始至终他又都参予,所以想要完全撇清,至少他自己内心这一关就过不去。

  “祭酒,到了!”

  姬北的一声话语,将他从沉思中惊动,他抬眼一看,果然已经抵达了历城仓。

  让他意外的是,历城仓的情形,并不象他想象的那样,四处火起,人连立足都不能,更别提救火,就象定陶义仓被焚的那次一样。

  虽然有火,也有不少烟,可比起历城仓的规模,这些都算不了什么。

  而且历城仓里还有厮杀之声!

  赵和精神一振,有厮杀之声,证明在历城仓中执行最后一招的管权,很有可能遇到了牵制。

  无论牵制他的是谁,都给了赵和机会!

  这种机会若是放弃,那不如死了算!

  “攻进去,凡有阻拦者皆杀,先杀人,再救火!”赵和杀气腾腾地道。

  “是!”

  原本历城仓的外门是紧闭着的,稷下剑士没有时间去伐木做撞锤,有身手敏捷的直接爬上墙,然后就听到里面几声惨叫,片刻之后,门被打开了。

  “是浮图教,浮图教的人在和逆贼管权交战!”开门的剑士已经问了大概,惊讶地叫了起来。

  赵和猛然扬起眉头。

  与他一样扬起眉头的还有被架来的鸠摩什。

  赵和原本准备,若是火势救之不急,那就将鸠摩什扔进火海之中,故此将他带来。此时听说浮图教信徒倒与管权手下打了起来,他看了一眼鸠摩什。

  鸠摩什的嘴被堵住,目光闪闪,不知在想什么。

  “杀。”赵和下令。

  “且慢,是莲玉生!”

  原本被堵住嘴的鸠摩什猛然将塞嘴的布顶了出来,大声叫道。

  他明白赵和开始那个“杀”字的意思,就是要将浮图教众与管权部下一起杀掉,因此出言阻止。

  赵和眉头稍稍一皱。

  “莲玉生什么也不知道,他阻拦管权纵火,有功!”鸠摩什又叫道。

  赵和嘿的一声冷笑:“纵火者是浮图教,救火者也是浮图教,你算计得倒好,无论胜负,浮图教总有一部分站在胜利者那一方,对不对?”

  “这并非我之意思,若是我之意思,老僧也绝不会否认。况且大秦诸子百家,如此行事者甚众,难道还怕多出我浮图教一家吗?”

  鸠摩什四肢皆断,但口齿却是依旧犀利,他这一句话,倒是堵得赵和哑口无言。

  大秦诸子百家,在此大争之世中,何尝不是多方下注,无论哪一方获胜,都能保证自己屹立不倒?

  再深一些想,中原的豪门世家,哪一家不是多方投靠,不将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

  “令浮图教救火,管权手下跪降,若有不从者,杀!”赵和略一沉吟,虽然不在意鸠摩什的利齿,但是此前的皆杀之令,确实有些不对,那是他气头上的怒语,事后必然为此后悔。

  他领来的稷下剑士,在戚虎等人的带领之下,迅速冲向厮杀声最为响亮的丁字库房区。原本管权手下虽然占据上风,但并没有什么战意,此时稷下剑士赶到,他们的阵脚立刻开始动摇。

  “浮图教众救火,管权下属跪降!”

  剑士们高呼赵和的命令,原本纠缠在一起的浮图教众与管权一伙渐渐分离,教众在莲玉生的带领之下,冲向已经被点燃的粮库,而管权部下则竭力向南,希望能够杀出一条血路。

  只不过都到了这种情形下,赵和如何肯放过管权。

  他见管权部下尚有战意,当即下马,亲自拎剑上前,直接突向敌阵。

  他冲上第一线,对于稷下剑士而言,实在是极提振人心士气之举,倾刻之间,剑士们欢呼怒吼,随他一起,如同披波斩浪一般,将管权部下分割开来。

  而管权,也终于曝露在赵和面前。

  此时管权脸色苍白,再无半点血色。

  遥遥望见赵和亲自来到第一线,他眉眼动了动,想要下令反击,若是能击杀赵和,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帝国星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炼巅峰只为原作者圣者晨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者晨雷并收藏帝国星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