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权望着赵和,看到赵和的笑容,他的心猛然坠了下去。kcshuwu.com

  他在庄园之战后,便专门研究过赵和,因此自认是这世上最了解赵和的人之一。

  若是赵和发怒,那倒还好,最怕就是赵和露出这样的笑容。

  他紧紧握住袖中藏着的利刃,向着几个最亲近的手下使了使眼色。

  那几个手下会意,靠得离他更近了。

  赵和笑完之后,又陷入思考之中,似乎是在权衡利弊。

  虽然只是很短时间,但对于管权而言,那仿佛是百年之久。

  然后赵和挥手:“既然如此,先绑了再说吧!”

  他这一挥手,管权紧绷的那口气反而松了下来。

  他呼了一下,抹去额角的汗水。

  以他对赵和的了解,若是赵和不肯放过他,一定会亲自上前,亲手斩杀他。但现在赵和让人将他绑住,这证明他的性命暂时保住了。

  管权有信心把这个暂时变得更长久些。

  他在朝堂之上不是没有结交高官显贵,那些人帮大忙帮不上,但帮他牵线搭桥却没有问题。他富可敌国,对于如今陷入财政紧张的朝廷来说,可是奇货可居,只要他舍得钱,不愁保不住性命。

  而只要保住性命,他又不愁不能赚回更多的钱。

  “今日才知赤县侯之智,远胜我这平庸之辈许多啊。”他向赵和恭维道。

  和气生财,只要能够从对方身上获得利益,他一向是不吝于夸赞别人的。

  “老实些!”

  上来绑他的是樊令,当从他的袖子里搜出短刃之后,樊令勒住他胳膊所用的力气就更大了。

  不仅如此,用绳索反绑之时,樊令还特意用力勒了勒,勒得管权咧嘴连声呼痛:“请轻缚,请轻缚!”

  樊令没有理睬他的请求。

  连管权都被绑住,他其余的手下哪里还会继续顽抗,那种死也要死在冲锋路上的铁脑壳毕竟是少数。因此历城仓中的混乱被迅速平定下来,赵和也可以让更多的人手投入到灭火中去。

  因为浮图教众倒戈得及时,所以火点虽然多,但真正的火势却有限。而历城仓又是齐郡第一大仓,其防火措施极为齐全,有充足人力之下,火点很快就会被扑灭,所造成的损失,应该不到整个历城仓的十分之一。

  这可谓不幸中的万幸了。

  当底下人去调查损失详情时,赵和迈步来到了程慈尸体旁边。

  程慈眼睛半睁半阖,面上仍然是遗憾之色。

  这厮只不过是一个小吏罢了……

  赵和回忆起他主动请缨,要求成为这个再明显不过的奸细时的话语、神情,眉头不禁轻挑了一下。

  大秦帝国,延续至今,有朱融这样从清廉吏员堕落到巨贪进而不得不反叛的高官,也有程慈这样出身不算高门、在淤泥与染缸之中仍然保持本色的小吏。

  程慈这样做,值不值得?

  赵和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去评价。

  但在他想来,程慈自己肯定是认为值得的。

  他伸出手,替程慈合上眼皮。但他手一松,程慈的眼睛又睁开,仍然盯着一个方向。

  赵和眉头又是一挑,他看了看周围:“他死时是什么情形?”

  有管权的属下说了程慈力战至最后,仍然掷剑想要杀管权的事情。赵和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道:“他的剑何在?”

  程慈的剑落在地上,只不过是一柄普通长剑,有人捡来递给赵和。

  赵和接过一看,这剑已经满是缺口,可见程慈最后之战何等凶险。

  “当时管权身在何处?”赵和又问道。

  当即有管权手下指出程慈掷剑之时管权身处位置,赵和判断了一下,程慈掷出的剑距离管权仅有三尺。

  赵和拔出自己腰间的剑,将程慈的残剑装入自己的剑鞘之中,然后微微一抬下巴。

  已经会意的樊令拎起被绑得紧紧的管权,便走向他刚才的位置。

  从赵和来到程慈身边起,管权心里就突突跳了起来,此时更是大骇:“赵祭酒,赤县侯,我已经降了,我已经投降了啊!杀俘不祥,杀俘不祥!”

  当他被放到他原本该处的位置时,他情知靠虚的想要说服赵和已经是不可能,当即想到自己最大的倚靠:“我愿捐献家资,我愿给赵祭酒经营产业,我保证三年之内就让赵祭酒富可敌国,我有用,我比这一区区小吏有用得多啊!”

  赵和站在程慈尸体旁边,眯着眼睛看着仍在不停叫嚷的管权。

  自始至终,他没有说一个字。

  “赵祭酒,如今天下又是大争之世,我是商家四姓之一的行首,是对赵祭酒有用的人才,赵祭酒若想做出一番事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帝国星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炼巅峰只为原作者圣者晨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者晨雷并收藏帝国星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