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殇与清河两情相悦,这是赵和早就知道的事情。

  清河因为某种原因,非要来西域不可,陈殇为之可以舍去中原的一切,这也是赵和很明白的事情。

  因此这两人搅在一起成就好事,并不出乎赵和意料,他安排陈殇去与清河联络,在某种程度上说,正是在促成两人。

  只不过陈殇这混蛋竟然在这个时候……

  转过头一想,赵和又觉得,如果在这个时候陈殇还不动手,那么他与清河之间,恐怕就要越行越远了。

  清河此女,有不小的政治抱负,真当上了于阗女王,肯定又会将自己的婚姻当成政治筹码。

  而陈殇这人,说实话,他不是一个合格的官员,至少现在不是。

  若现在不能成,此后成事的机会就更小了。

  想明白这点,赵和又是踹了陈殇一脚:“蠢物,我怎么就认识你这样一位大哥?”

  这一声大哥让陈殇心中舒坦,不过他笑了两声之后,突然间敛容,正衣,然后深深拜倒在赵和身前。

  “你这是什么意思?”赵和睨视着他。

  “一是谢媒,二么……我以后也不回咸阳了,我随清河一起呆在于阗,清河的脾气性格我晓得,我自家的本事我也清楚,我们想要在于阗真正站稳了,唯有依赖于阿和你。”陈殇抬起头来,沉声道:“阿和,清河一直视你为弟,你又认我这个浑球一声大哥,我这当大哥的也只能厚着面皮求你。”x 电脑端:/

  赵和沉默了会儿,然后第三脚踹了过去:“你便是不求我,你若有事,我难道会坐视吗?公主若是有事,我能不尽力吗?”

  对陈殇,赵和甚是宽容,毕竟这是将他从铜宫之中接出来的人,而且在咸阳与齐郡,两人都是同生共死的交情。对于清河,赵和同样也心怀感激,当初在咸阳若不是清河相救,他未必能从温舒手中活下来,而小鹿鸣在失去了王夫子这个父亲之后,也是依赖于清河照顾。

  更何况,赵和在短时间内也不会回到咸阳,于阗将是他的一个落足之处。

  陈殇笑道:“虽是如此,但我若不向你道谢,那就是不知好歹了。”

  赵和伸出手,陈殇握住他的手,借力站起之后,轻轻拍了一下赵和的肩膀,仰头看着天空,突然间一声感喟:“真不知这世上是不是有造化老人,竟然将命运织成如许。”

  赵和噗的一笑,然后推了他一把:“你这厮休要在这效仿那无聊的文士,还是赶紧去将公主殿下请出,那些于阗贵人还等着她来喂定心丸呢!”

  陈殇自去请清河不提,在折腾了大半日之后,到得下午时分,俞龙与尉吣来迎,清河公主总算移驾进入于阗东城。

  于阗有东西二都,分别为东城、西城,两城相距并不是十分遥远。那个死了的于阗王祖孙三代经营东城,因此这东城的规模比西城略大,其王宫也稍稍象点样子。不过与大秦咸阳中的宫室相比,自然差得不只是一星半点。

  接下来的事情,就由着清河发挥。赵和看着清河安抚那些于阗贵人,同时不动声色地将于阗的军权、财权收拢过来,心中不免有些佩服。这位清河公主若是个男子,只怕也能做出一番事业来。

  一夜未眠的倦意终于袭来,看了一会儿之后,赵和实在撑不住,便寻了个地方睡觉去了。

  没有赵和在,清河与石轩二人反而更有精神,再加上尉吣与尉迟谨竭力表现,到傍晚时分,至少这座东城算是被清河控制住了,各处要害地方都安排上了心向大秦的于阗官吏与军卒——至于秦人,总共也只有不到五百人,有战力的只有三百,当然不会四处撒出去,而是聚拢于一起,随时准备应对不测。x :/

  幸运的是,至少东城的于阗人对于换个人为王并没有太大的抵触,毕竟犬戎人的营帐还在那里冒着余烟呢。

  也就是到了这个时候,石轩才想起,犬戎人营帐的战场还未打扫。他没有参与昨夜一役,对此战的经过也是非常好奇,因此便亲自带了几人为护卫,再让尉迟谨陪同,前往城外的犬戎人营地观看。

  此时犬戎人营地外,仍然远远站着不少看热闹的于阗人,他们看到石轩等秦人时,一个个恭敬地行礼。这让石轩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快乐,在鸿胪寺为吏多年,虽然各个番国见他也都客气,但真客气与假客气,石轩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再看到犬戎人营地的狼籍模样,他忍不住吸了口气。

  旁边尉迟谨也是一夜未睡,不过他强打精神,指手画脚地道:“上国勇士,便是从这里登岸,然后杀进犬戎营中,犬戎人虽然悍不畏死,但上国勇士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帝国星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炼巅峰只为原作者圣者晨雷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者晨雷并收藏帝国星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