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林的夜,宁静幽寂。

  映着皎洁月光,赵云小拇指颤了一下,随之开眸。

  入目,便见漫天星辰。

  三五瞬后,才见他坐起,第一时间环看身体。

  嗯,完好无损。

  内视体内更是奇异,四肢百骸、五脏六腑、奇经八脉、包括真元与鲜血,都蒙了淡淡的金辉,气血之磅礴远超他想象,筋骨肉的强度,也有了质的蜕变。

  “这等感觉,果是美妙。”

  赵云握了拳头,有力量充溢,融了龙血,如脱胎换骨;遭了天劫,又是一个涅槃,时隔三年再入真灵境,真真造化无限,同一级别,比之当年强了太多。

  “富贵险中求。”

  他的喃语,载着欣慰的笑容。

  后怕自是有,在鬼门关走了一遭,不怕才怪,但得的机缘,还是很喜人的,得亏他先前有炼体,炼出了一些底蕴,筋骨肉够强韧,不然,定会被撑爆了。

  待收眸,他环看了一眼,朝一方走去。

  寻了良久,也未见他的龙渊剑,不难猜测,是被牛轰拿走了,那货每日都来,多半没找着他,也怪他跑的太远,鸟不拉屎的山旮旯,距离金山已有很远。

  看金山,已不在发光。

  无龙血映照,金山失了那层璀璨的外衣。

  “为何会有龙血。”

  带着这个疑惑,赵云又爬上了山巅,顺着洞穴进去了,啥也没找着,或许,曾有一副龙的骨架,只不过,岁月太久远,已化作尘埃,也只留了那一滴血。

  只一滴血,就这般霸道。

  他想象不到,真正的龙,该有多可怕,一个神龙摆尾,能把一座山都压的崩塌吧!那场面,难以想象。

  月下,他又盘膝而坐。

  见天地灵气躁动,被他牵引而来,吸入体内。

  半夜,他才取了画符的行头。

  爆符嘛!真好东西,若无这玩意儿,还真炸不开屏障,自也得不了那一滴龙血,更别说其后的造化了。

  修为进阶,精神也有极大的提升。

  如今画符的速度,也不是往日能比的,精神充沛。

  嗯?

  正画时,突见火光,传自牛家庄的方向,但是那火光,却染着一抹血色,站在这山巅,能清晰望的见。

  恍惚间,还能听闻惨叫声。

  赵云皱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忙慌下了山巅。

  预感,还是很灵验的。

  看牛家庄,怎一个惨字了得,房屋多已坍塌,到处都狼藉一片,看村民,无论老人孩子,都被赶到了草场,多数人身上,都染了血,不少女子,都倒在了血泊中,且衣衫不整,看样子,是被**致死的。

  就这,树上还挂着几具尸体。

  乃是村中的几个老辈武修,胸前皆有血窟窿。

  恸哭声,响满村落。

  如此惨状,自是遭了强盗,而且,还是武修组成的强盗,足有十几人,大半都是真灵境,有两尊巅峰。

  “该死,你们当真该死。”

  牛轰摇摇晃晃,是唯一一个未被捉的人,却也惨烈无比,浑身是血,一条胳膊耷拉着,显然是被废了。

  “小胖子,很抗打嘛!”

  对面,传来阴笑声,一左一右,杵着一个光头大汉和一个刀疤中年,一人提着赵云的龙渊剑,一拎着牛轰的摄魂铃,不用说是斗战中从牛轰那抢过去的。

  这两人,可不是一般的武修。

  皆真灵巅峰,气血狂暴,属力量型武修,而这伙强盗,便是由他俩带队,该是刀尖舔血,该是杀人太多,某种煞气极其浓厚,两双猩红的眼眸森然可怖。

  噗!

  牛轰终是撑不住了,有一口鲜血喷出,扬天倒了下去,非他不够强,是对面人太多,不说其他,就说这刀疤中年和光头大汉,随便拎出一个都能吊打他。

  “小小村落,真让老子意外。”

  刀疤中年幽笑,未想到有武修,也未想到有一个很能打的小黑胖子,而最让他惊喜的,还是手中这把龙渊剑,竟是玄铁打造,而且,还是极霸道的玄铁。

  这票干的太值了,还有意外收获。

  “男的杀光,女的带走。”光头大汉嘶喝道。

  “得嘞!”

  众强盗阴笑,露了森白的牙齿,扬起了鬼头刀。

  牛轰欲起,有心无力。

  看村民,满目的绝望,都是普通人,哪里打得过武修,多是搂着孩子,相偎相依,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铮!铮!

  不等刀落,先问铮鸣,也不知哪来的飞刀,得有十好几把,每一柄都萦着雷电,每一柄也都火息萦绕。

  没错,是赵云来了。

  见惨状,他出手自不留情。

  噗!噗!噗!

  血光乍现,除却光头大汉与刀疤中年,其余的众强盗,无一例外皆中招,皆是命中要害,一个个倒在血泊中,死都死的很郁闷,到了都不知是谁出的手。

  “谁。”

  光头大汉与刀疤中年暴喝,当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永恒之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武炼巅峰只为原作者六界三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六界三道并收藏永恒之门最新章节